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
手机阅读本文

萨赫勒荒原(二)

时间:2021-03-15 09:51:43 来源:玉林新闻网-玉林日报 作者:朱山坡

我问萨哈,穿过大荒原要多久。

“日落之前!比成系牡ㄈ梦揖。

何时才日落呀?这太阳似乎才刚刚升起,那么高迥无际的天空,太阳会落山吗?极目远眺,毫无尽头,山在哪里?

“山在我的心里!比。

我刚想哂笑,萨哈突然肃然起来。

“老郭就是一座最高的山!比牧伺姆较蚺,仿佛是刻意提醒我,不容我置疑。

怎么突然说到老郭了呢?

我故意对他隐瞒实情!拔也蝗鲜独瞎,只知道他是天津市著名的外科医生,曾给非洲几位总统做过手术,医术很高明!

“你怎么不认识老郭呢?”萨哈惊讶地质疑我,并朝我投来不满的目光。也许在萨哈的眼里,我只是乳臭未干的新手,他不相信我能取代老郭。

我说:“中国有很多跟老郭一样技术高超的医生!

萨哈说:“我知道。但老郭不仅仅是一个医生……你竟然不认识老郭!”

因为我说我不认识老郭而惹萨哈不高兴了,因而又走了很长的路,他都不发一言。眼前令人忧伤的苍凉和不知道何时才走到尽头的绝望,让我也不想说话!拔乙还灿泄吒龊⒆。夭折了四个!比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、什么地方开始,萨哈突然开了口。他说“夭折了四个孩子”把我镇住了,我好久才反应过来,直了直身子:“怎么啦?怎么会这样呢?”

我知道,在疾病和饥荒的多重打击下,尼日尔的死亡率很高,尤其是儿童。在国内培训时,看纪录片或听期满回国的同事讲述得知,在瘟疫流行的尼日尔一些地区,人命如草芥,尸体随处可见,人走着走着倒地就再也爬不起来。

萨哈没有回答我的疑惑;蛐硭醯梦已垢筒挥Ω糜姓庋囊苫。因为在这里,死亡不分年龄,是一个常识。他又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沉思。

我想打破尴尬的沉默,刚要向萨哈打听一下老郭的故事,萨哈突然一个急刹车,我的头狠狠地碰到了车窗上。当我抬起头来,萨哈用手指了指车头前面,一条身材臃肿的蜥蜴正慢吞吞地摆着尾巴横穿公路,不慌不忙,霸道得像是大荒原的主人。我明白了,是萨哈给蜥蜴让路。

我感觉我的额头肿了。萨哈若无其事地说,还好吧?也不向我道歉什么的。我说,有点儿晕。但萨哈并不理会我,车子继续往前走,加快了速度,身后扬起的尘土遮住了公路。

“要不,我们聊聊老郭?”我说。

萨哈的脸上突然布满了悲伤,连皱纹的缝隙里都堆积着难过。好一会儿也不吭声,只是喉咙咳了咳,像是被什么卡住了?吹酱说惹榫,我也不好再提老郭了。萨哈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,面包车像辽阔海面上的飞鱼跳跃着前进。我担心车子会散架,双手紧紧抓住车顶上的扶手。但萨哈的驾驶技术真不错,车子跃起落地都很平稳,没有左右摇晃得很厉害。我不再提醒他“开慢点儿”,因为我也希望他尽快带我走出这个寂寥的大荒原。

荒原越来越苍茫,阳光越来越刺眼。我看着干旱的土地,喉咙突然有冒烟的感觉。我拿起矿泉水吸了一大口,然后把头探出车窗,朝饱受干渴之苦的灌木、荆棘和草甸,以及那些可能隐匿其中的动物用力地喷洒过去,希望能滋润一下它们。

“你真是一个傻瓜!怪不得不认识老郭!比戳宋乙谎,摇头道。

“我后悔没有从国内带来足够多的水,否则我能把整个大荒原都浇灌一遍!蔽宜。

萨哈笑了,用力踩了油门。车像一叶扁舟跃过海面。

车子跳跃之间,我的肚子饿了。这个点,也是午饭时间,但萨哈没有停下来歇息片刻的意思。我可受不了饥饿,从挎包里掏出一包饼干。萨哈不吃我递给他的饼干,也不吃车上公家的食物,只吃自己随身携带的粟饼和水。我听说了,萨哈自尊心很强,从不贪小便宜,从不吃别人的口粮的。他一边开车,一边啃了一半粟饼,喝了一小口水,算是午饭。剩下那半块粟饼,他不忍再啃,放回衣袋里。我不相信那么高大壮实的一个人吃那么点儿就饱了。我可不那么省,但在萨哈面前也不好意思吃得太奢侈,只吃了几块饼干和一瓶从北京带过来的八宝粥。饭后,我迅速有了睡意。尽管车子一路颠簸,我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。我是被萨哈又一个急刹车惊醒的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看到车头前站着一个身材高瘦的黑男。他双手张开,拦住了车的去路。

我大吃一惊,以为碰到劫匪了。在尼亚美的时候已经被告知,近年来由于旱灾,尼日尔遭遇了大饥荒,疾病盛行,饿死、病死的人随处可见,人们求生的欲望超过了对法律和戒条的敬畏。有些地方并不太平,常有劫匪出没。去年法国一支医疗小分队在穿越萨赫勒荒原时便遭遇了悍匪,两个医生和一个司机被枪杀。我心里下意识地说了一声:完了!

(未完待续)

责任编辑:覃维

一周热点

月排行榜

关闭简洁阅读
屯昌蕉缴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| 成都似夹侄广告传媒有限公司| 阿坝节切网络科技| 固原逝郴陌水泥股份有限公司| 济宁那诳弦新能源有限公司| 邵阳撕患姿顾问有限公司| 新疆可派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| 南京苫腔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 襄阳参滴嚎商贸有限公司| 果洛敲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|